明星资讯
即时娱乐快讯:

当前位置:名人汇 > 娱乐新闻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《春潮》中的母亲形象

发布于:2020-05-28 15:34 人围观+去吐槽

导读:昨天:《春潮》里的父亲形象,接着聊电影《春潮》,不喜欢电影的朋友大概觉得没啥意思,但这一段时间也没啥聊的,或者说能聊的空间比较小。昨天聊了聊《春潮》中的父亲形象,父亲的位置在电影里是缺失的、错乱的,父亲代表了价值观。

昨天:大潮中的父亲形象

然后我谈到了电影《春潮》。不喜欢电影的朋友可能不觉得它有趣,但是这段时间没什么可谈的,或者说没什么可谈的。

昨天,我谈到了《春潮》中的父亲形象。在电影中,父亲的位置是缺失和混乱的。父亲代表价值观。

从表面上看,看电影是集奶奶、母亲和女儿郭婉婷的孙子孙女们围绕日常生活的情感纠葛。这种纠缠不清的本质是一种不同价值观的游戏。

这部电影以各种隐喻游走于历史与现实、梦想与记忆之间,以家庭与国家同质、国家家喻户晓的方式,不断探究个人与集体、国家与时代的关系。

从表面上看,这部电影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,但在更深的层面上,它是对历史的批判,至少,它是对集体主义在历史进程中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挑战和反思。

一方面是因追求个人解放和个人自由主义而默默忍受的女儿,另一方面是集体主义之母、家庭暴力和专制独裁的纪。第三代孙女儿郭婉婷只能在两代人的夹缝中成长,以一种超成人的方式游离自己。

昨天我说当我看完这部电影的时候,我想到了莫言的小说《丰乳肥臀》。《丰乳肥臀》是对母亲形象的赞颂,而电影《春潮》恰恰相反,是对母亲形象的批判。

在电影的结尾,冀奶奶生病住院。女儿郭建波有一段8分钟的独白。虽然从电影的表现来看,它相对简单和粗糙,但并没有影响导演的表达。走得太远就是对她母亲的评价。

电影中母亲的印象既有个人的一面,也有集体的一面。既有现实的一面,也有历史的一面。纪作为母亲或母亲的象征,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对自己印象的爱和对女儿的压抑。这种关系就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关系。这可以说是一场历史的斗争,但也是一场现实的斗争。

当我在谈论方方的时候,一些网民留言说方方现象的危害是分裂社会。我说,不是方方现象把社会搞得四分五裂。这种眼泪一直存在。只有方方现象才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。

这种所谓的分裂实际上是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之间的争论,但从本质上来说,它仍然是一场价值观的争论。

电影中的纪奶奶热衷于在社区组织各种集体活动,努力展示集体形象的光辉和伟大。然而,她的女儿郭建波总是抓住她生活中的一个小污点,拒绝放过每一个案例。她必须揭露黑暗和淫秽。

这是电影中母女之间的矛盾,但这种矛盾在现实生活中无处不在,尤其是在态度的表达上。

当然,我们支配前者,批评后者。前者被称为发扬正能量,而后者被称为憎恨国家党和分发刀子。

事实上,理解上只有一点混乱。

也就是说,轻,伟大和正确。如果它不被发扬光大,它将仍然是轻的,伟大的和正确的,对人类和动物无害的。然而,如果它是黑暗和淫秽的,它将危及社会。

正如集体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都不能容忍对儿童的性虐待一样。

在电影中,代表她母亲形象的纪认为这种揭露正在玷污她的社区,她的唱诗班...

这种现象在生活中很常见。持集体主义观点的人认为他们代表集体,抹黑集体就是抹黑自己。

那么,为什么持有集体主义观点的人总是有这种偏执的态度呢?

换句话说,他们为什么如此害怕直视黑暗?

这是因为他们太珍惜现在能看到的所谓的光了。他们从阴影中走出来不久。他们太热了,不喜欢美丽的生活,害怕失去它。他们太害怕挨饿了。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吃饭。

说到这里,这是一段艰难的历史。在电影中,纪通过老一代同学的重逢表达了这一点。谈话在过去是黑暗的,只能以“说些开心的话”结束。

集体主义的追求需要一个虚拟的形象来支撑,它必须是美丽而不可侵犯的。

然而,这个虚像没有内核,就像洋葱一样,剥掉一层皮或里面的一层皮。然而,剥掉它的人总是认为里面有一个内核,所以他们一层一层地剥掉它,最后里面什么都没有了。

因此,我们不能吃牛排,吃完后会很失望,吃完后什么也没有。也可以说他们一无所知,所以他们不让牛排。

电影中的母亲纪最终被称为核心佛。佛陀是他生命的支柱,佛陀只不过是理想。

电影里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,纪的妹妹,一个比纪更虔诚的佛教徒,给了小女孩郭婉婷一个带千手观音的吊坠。郭婉婷把它埋在花盆里。花盆里的花开了,但是一千只观音没有长出任何东西。

然而,当郭婉婷把千手观音交给她的同学,一个在班上老师和学生都不喜欢的韩国女孩时,郭婉婷看到了另一个场景。千手观音在她的同学中变得快乐,因为她有一个爱她的父亲。

这是个人主义。个人主义有一个内在的核心,比如崔的父亲,电影中郭婉婷的朋友。

追求个人利益可能是自私的,但这种自私是真实的,而不是虚无主义的。

虽然郭建波在电影中对他父亲的印象也很模糊,但他父亲留下的是真实的,包括《西游记》中人物的玩偶、照片和日记,以及一个自行车链条盒。当她母亲烧掉所有这些东西,把现实变成虚无时,郭建波表现出强烈的反抗,她想找到真相。她从修理店买了辆旧自行车,带着女儿去了她出生的地方。

这部电影描绘了一个母亲的形象,她无限珍惜羽毛,关心羽毛,但非常霸道,专制到近乎残忍和无情,没有灵魂。

这可能违背了普通人心中的母亲概念,但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。

如果你只从单个母亲的形象来理解这部电影,这个形象似乎是无法理解的,但是如果你用这个形象来整合和创造历史,它会更容易理解。

北大道在他的诗《回答》中说:“冰河时代已经过去了。为什么到处都是冰?"

电影的结尾是一段魔幻现实主义的片段:一股水流不知从哪里涌出,流过街道、病房和舞台,不停地流淌。在朗诵表演开始前的最后一刻,郭婉婷选择了逃离。她和她的朋友崔追着水,跑到野外的湖边,站在水里,快乐地戏水。

标签:春潮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名人汇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图片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首 页 - 关于本站 - 联系我们 - 网站地图 - 法律声明 - 用户协议 - TOP↑

copyright © 2013 - 2016 名人汇 All Rights Reserved